• <input id="mmiwo"><label id="mmiwo"></label></input>
  • <code id="mmiwo"><label id="mmiwo"></label></code>
  • 安防峰會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物聯網 正文
    發私信給王金旺
    發送

    0

    智能云科張曉:工業互聯網從資金導向走向價值導向

    本文作者:王金旺 2019-02-27 15:42
    導語:智能云科的工業互聯網體系構建思路。

    當物聯網在消費領域橫沖直撞時,工業互聯網也悄然開局。

    相較而言,工業互聯網更似一場“豪賭”。

    據測算,2019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規模將達到4800億元,為國民經濟帶來近2萬億元的增長。

    這樣大的市場,需要的是與之相匹配的工業互聯網建設能力。據2018年11月工信部公布的遴選工業互聯網試點示范項目相關數據顯示,全國有1000+企業參與申報。由此可見,已有眾多企業涌入這一千億級,甚至萬億級賽道。

    與此同時,“國內整個工業互聯網其實才剛剛發展四五年,目前尚處于泡沫擠出,價值浮現階段。”智能云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曉這樣概括工業互聯網市場發展現狀。

    智能云科張曉:工業互聯網從資金導向走向價值導向

    市場存在泡沫,工業互聯網剛剛走到第一個轉角

    工業互聯網,國內相對國外有一定差距,這是現狀。

    GE于2012年創造了「工業互聯網」一詞,并于2013年推出工業互聯網平臺Predix。2015年,GE推出Predix 2.0,并在全球建成4個云計算中心,每天監測分析來自部署在全球各地的1000萬個傳感器中的5000萬項數據。2015年,GE將原有軟件和IT職能部門合并,在全球成立了新的業務部門GE Digital。以此奠定了其在工業互聯網發展史上的宗師地位。能與之齊名的,也只有西門子和他的MindSphere。

    在工業互聯網方面,國內外仍有一定差距,主要表現為:國內工業互聯網起步較晚,與此同時,在高端材料、高端裝備、機加工等高端工業市場,國內相關產業仍相對落后。

    不過,也并非完全沒有機會,其中存在的機會就在于,我國制造業線下渠道及市場廣闊,這為相關產業高速發展提供了一定的先決條件。

    國內工業互聯網發展起步較晚,但是隨著近兩年從國家到地方的政策導向、項目資金安排、園區建設,整個2017年前后興起了數百家,甚至上千家工業互聯網企業,2018年11月,工信部公布的遴選工業互聯網試點示范項目相關數據顯示,全國有1000+企業參與申報。由此可見一斑。

    然而,時間追溯2018年下半年時,整個資本市場已經不再那樣瘋狂了。對于工業互聯網,大家更加關注工業互聯網究竟能為企業提供怎樣的產能,真正要活下來,企業還是要真正具備提供相應價值的能力。

    張曉認為,2019年或2020年會是一個時間節點,在資本市場冷靜后,工業互聯網企業將面臨第一輪篩選,最終真正能為企業提供價值的工業互聯網公司將會生存下來。

    前期市場快速發展帶來的泡沫將在接下來兩年里被擠壓,工業互聯網剛剛走到第一個轉角。

    互聯網思維與產品定義

    我們現在面對更多的是企業存量市場,互聯網公司要做的是以互聯網“短、頻、快”的思維針對具體問題推出產品。

    工業企業發展由來已久,因而,當下發展工業互聯網首要解決的是市場存量問題。談到如何做工業企業技術改造,張曉表示,企業技術改造其實更多是企業自身的管理信息化升級改造的問題。智能云科不會以項目為導向參與企業管理信息化,而是以產品切入,針對性解決問題。

    針對此前新廠商和老企業應用工業互聯網的情況,智能云科則是通過產品定義進行區分。“例如,針對西門子老機床集成的是OPC技術體系,新機床集成的則是OPC UA技術體系,智能云科則會有針對新舊機床的不同產品。”

    目前,智能云科針對工業互聯網搭建了自家的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以及iSESOL WIS工廠數字化制造運營系統。此外,其現在主推產品是一款智能終端產品「iSESOL BOX」。該智能終端基于原有i5OS系統做了諸如安全增強型補丁,是一款用于承載包括智能增效、刀具壽命預警等功能在內的各類型工業APP的終端平臺。目前,該平臺適用于FANUC、SIEMENS等數控系統。

    據智能云科官方數據顯示,杭州某機械制造廠是一家專業從事車、銑、鏜、磨等零配件精加工生產制造廠家,通過連接iSESOL BOX,配合車間信息化管理服務和邊緣計算功能,設備增效超過10%。

    智能云科張曉:工業互聯網從資金導向走向價值導向

    有所不同的是,這款產品主要是以租賃形式提供給工業廠商。張曉也特別向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強調,智能云科屬于輕資產企業,自己并不做硬件生意,主要是提供設備租賃,數據服務。

    自建協議體系,欲解決工業協議體系弊病

    在工業互聯網整體發展過程中,繞不開的一個問題就是協議。

    至今,工業領域都沒有形成統一的協議標準,協議碎片化嚴重。“目前來看,包括美國AMT的MTConnect,德國西門子的OPC UA都沒有做得很好。我們現在在與相關機械協會交流,借鑒銀行行業互聯互通標準的發展,在今年準備帶頭建立一些標準,并與相關國際標準進行匹配。”

    據悉,在工業協議方面,智能云科目前主要做了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第一,做機床行業相關標準,建立自主、安全的標準協議;

    第二,基于已有協議,做與其他協議的引擎轉化驅動,以兼容市面上主流設備;

    第三,將相關協議及配置能力進行開放。

    協議制定方面,張曉告訴雷鋒網,智能云科自己的協議(iPORT)已經搭建完成,目前,智能云科所有設備互聯和云端服務都是通過iPORT通信協議實現。此外,iPORT也已經與國外諸如OPC、OPC UA、MTConnect,以及國內的NC-Link等打通,包括三菱、馬扎克的設備也都已經能夠連通應用。

    智能云科張曉:工業互聯網從資金導向走向價值導向

    與高校合作,構建算法模型

    算法模型屬于基礎研究,我們會提供數據,與高校合作進行算法研發。

    算法模型是平臺功能核心,同時也對工程師團隊提出了較高的要求。據張曉介紹,智能云科的算法模型主要是通過與諸如同濟大學、上海交大等高校合作研發。

    “算法研究屬于基礎研究,因而應該交給高校來做。現在行業內基礎設施服務商也已經將算法訓練做得很成熟,租用一個GPA,通過大量數據訓練做好的基礎算法模型或已有的基礎算法模型,然后具體按小時或按顆粒數付費使用。”張曉表示,“之后,我們公司會與社會上眾多的資源,包括行業相關專家進行合作,共同研發相關算法。”

    工業APP,市場定義仍不夠清晰

    工業APP被認為是工業Know how的載體,得到了產業重視。

    2018年,工信部印發《工業互聯網APP培育工程實施方案(2018—2020年)》(以下簡稱“方案”)。方案中提出,到2020年,培育30萬個面向特定行業、特定場景的工業APP(應用軟件),全面覆蓋研發設計、生產制造、運營維護和經營管理等制造業關鍵業務環節的重點需求的目標。

    工業APP是什么?

    方案中給出的定義為:工業APP是基于工業互聯網,承載工業知識和經驗,滿足特定需求的工業應用軟件,是工業技術軟件化的重要成果。

    工業APP定義尚不明確,各家工業APP還處在一個起步階段,”張曉告訴雷鋒網,“我們認為解決了具體工業問題的(APP)才算工業APP。”

    談到消費類APP和工業類APP的差距,張曉認為,“消費類APP與工業類APP并沒有太大的差距,主要還是應用場景的不同。”

    平臺構建與開源計劃

    企業平臺化是物聯網時代的一個特征,多地政府也提出了“企業上云、上平臺”的指導性建議。智能云科針對工業互聯網搭建了自家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目前,整個平臺也將逐步對外開放,具體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智能云科在研發的各類APP將會對外開放,“這個也是我們的主要產品”;

    第二,開放平臺能力,允許第三方基于智能云科平臺研發APP并銷售;

    第三,將工業數據授權給合適的廠商使用。“當然,這必須要基于數據保密、數據安全相關法規。”

    另外,張曉告訴雷鋒網,智能云科根據自身業務進展,會將自家iPORT通信協議逐漸開放給行業。

    工業互聯網,如何再進一步?

    當下談到工業互聯網,大家更多工作仍停留在初期的連接上,「連接更多設備,獲取更多數據」成為現階段關鍵。

    據智能云科官方公布數據顯示,作為聚焦機床加工領域的工業互聯網廠商,iSESOL工業互聯網平臺服務范圍已涵蓋26省、161市,服務客戶3000余家,已連接智能設備25300多臺,累計服務機時580萬小時。

    張曉告訴雷鋒網,智能云科的目標是在2020年連接5-10萬臺數控裝備。

    雷鋒網也特別注意到,智能云科除了做工業互聯網平臺、設備租賃、數據服務,在2018年還搭建了自家的MRO工業品采購平臺。據悉,智能云科希望通過數據驅動該業務發展——通過用戶使用數據,匹配相應廠家及產品。這一模式倒是類似現在較為成熟的互聯網電商平臺運營模式,不過,在數據能力得到進一步挖掘的當下,究竟能為這一模式帶來怎樣的發展或突破,還有待考量。

    做工業互聯網就像在種一棵樹,設備連接量就是養分,只有提供充足的養分,樹干長大了,才能提供更多的服務能力和對外開放能力,包括設備全生命周期管理、金融租賃、設備租賃、遠程診斷等功能,甚至打造一個工業APP開發平臺,運營一個應用市場。

    針對工業APP,隨著國家政策導向,帶來了紅利和更多入局者。不過,據雷鋒網了解,相關政策提出不到一年,雖然入局者眾多,但大多企業所擁有的工業APP仍然較少,甚至只有幾個。

    也正如張曉談到,“目前尚處在泡沫擠出,價值浮現的一個階段。”

    隨著資本市場冷靜后,企業在具體業務場景帶動,方案構建中不斷摸索(并被篩選),在技術需求和技術供給更為清晰化后,工業Know how將逐漸轉變為具體產品,數據服務也將為工業互聯網體系構建帶來更多新思路。

    相關文章:

    工業互聯網不只是網絡:網絡是基礎,平臺是關鍵

    工業互聯網:華為、TCL、研華們如何做?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